明升国际官网

三面间谍袁殊的红人生

[编辑:永太净化设备经营部] [时间:2019-05-12]

  翻开情报特工史,袁殊是一位极具彩的人物。他曾以多重身份打入敌人营垒,在复杂的环境中与敌周旋,为党获取了大量的战略情报,成功地掩护了潘汉年及其情报班子,为抗日战争和世界人民的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做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  袁殊,1911年出生于湖北蕲春,1929年到日本留学,回国后担任中国左翼文化总同盟委。1931年7月,正当袁殊以满腔热忱为左翼文化运动奉献力量、投身反帝爱国斗争之时,中央负责情报工作的潘汉年根据隐蔽斗争的需要,将他调到情报战线工作。从此,袁殊的名字从进步文化圈子中销声匿迹。

  1931年10月的一天,袁殊接到潘汉年的通知,来到位于上海静安寺的一家白俄咖啡馆,潘汉年和他的助手欧阳新(化名春)正在等他。他们代表上海地下党组织正式吸收袁殊为党员,参加中央特科工作。

  潘汉年对袁殊说:“你加入的是秘密前卫组织,普通组织成员是不知道你的身份的。你的工作是保卫党的组织,今后要渐渐褪去红,伪装成灰小市民,寻机打入敌人内部。”潘汉年指定春为袁殊的单线联系人。初涉情报工作的袁殊对此行一无所知,春手把手地教他。经过两个多月的正式训练,袁殊掌握了进行秘密联络、传递消息等方面的基本技能,他们开始寻找打入敌人内部的途径。春耐心地帮袁殊梳理关系,袁殊想起有个表兄贾伯涛在中任要职。贾伯涛是袁殊娘舅贾宝书的大儿子,由袁殊的父亲袁晓岚推荐到黄埔军校学习,是黄埔一期毕业生,担任过黄埔同学会会长,先后在湖北、上海警备司令部任职。袁殊从未与他有过来往,几乎忘记了这位表兄。春指示袁殊立即设法与贾伯涛联系,请求代为谋职。贾因袁晓岚推荐上黄埔的关系,很快便将袁殊介绍给了上海社会局局长吴醒亚。

  春要求袁殊写个简历。袁殊的简历中强调“厌倦了左倾活动,想过安稳日子”的愿望。吴醒亚看了连声称“好”,当即要袁殊加入他的湖北帮,为他打探社会消息。

  吴醒亚之所以肯任用一个在左翼文化活动中有一定知名度的袁殊,一是因为贾伯涛是蒋介石的大红人,不能不给面子;二是由于袁殊写的材料给他留下了好印象;三是因为吴当年从湖北到上海谋出路时,袁晓岚曾指点他去广州投奔陈立夫,结果得了势,受恩于袁家,想借此报答。这些社会关系,犹如一把无形的保护伞,为袁殊在险象环生的谍海风浪中遮风挡雨。

  1933年吴醒亚成立了CC系秘密小派别“干社”,与之对应的则是戴笠以黄埔学生为班底成立的“复兴社”。这两个法西斯组织以拥蒋为宗旨同时出现在上海的政治舞台上。

  袁殊被任命为“干社”情报股股长。任行动股股长的是李士群。李士群20年代加入过中国,被捕后公开叛变革命。春指示袁殊严密监视李士群的行动。

  袁殊最初给吴醒亚的情报完全由春提供,都是些无重大价值的情报,诸如西南派系联合反蒋内幕之类的消息。一次,在春指示下,袁殊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,搞到一个重大情报,为吴醒亚立了一“功”。春让袁殊趁机向吴醒亚讨个新闻记者的差事,以便开展工作。于是,袁殊被介绍到“新声通讯社”当了一名记者。“新声通讯社”虽然是个政治彩不十分浓厚的民间通讯社,但记者是无冕之王,能上通天下通地,自由采访社会新闻。袁殊因此能经常出席南京政府的记者招待会,了解一些政府的内幕消息;同时,也有机会出席日本驻沪领事馆的记者招待会,在此期间,他认识了日本驻沪领事馆的副领事岩井英一。

  就这样,在党组织的精心培养下,袁殊迅速打开了秘密工作的局面,不仅成功地打入中统,还有机会进入了日本外务省情报机构,为日后潘汉年在日伪时期领导对日情报斗争获取胜利奠定了基础。